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閱讀獎勵

據說,新北市有間職業學校有個圖書借閱率獎勵計畫,根據學生每學期借書的冊數,給予嘉獎到小功的獎勵;另外還有「借閱排行榜」,前幾名會發給圖書禮卷與獎狀。利用這些獎勵和其他周邊配套,這間學校圖書館的借閱率有顯著提升,據說累積八年來閱讀人口(?)增加十倍。

前兩天水果日報記者打電話問我關於這件事的意見。

嚴格來說,大家都知道,借書不等於閱讀,借書人口也不一定等於閱讀人口。但是,要閱讀首先要把書拿起來,如果連書都不拿、不借,就更不可能閱讀了。

我覺得,透過一些獎勵措施(不管是記嘉獎或記功,或是發圖書禮卷),吸引學生願意走進圖書館、願意借書,也是無可厚非的。

但學校應該安排進一步的閱讀活動,例如安排讀書會、導讀、與作家有約、和愛的書庫合作引進班級讀書箱,來促使學生真正有質量俱佳的閱讀。

這幾年臺灣有許多學校引進了閱讀認證,除了看書之外,還要透過閱讀認證系統回答一些有關書中情節的題目。這間學校或許可以進一步搭配借書量和閱讀認證。

呃,我也知道閱讀認證和書寫閱讀心得,有時候是會澆熄學生看書的熱情的,因為這樣一來,閱讀就不是自由自在,而是一項”作業”了。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讀饗幸福--臺灣105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記者會暨借閱楷模表揚典禮

106年2月17日上午10:00,睽違了二、三年之後,我踏進教育部再次參加「讀饗幸福--臺灣105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記者會暨借閱楷模表揚典禮」。照了幾張相片,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連到這裡看
「讀饗幸福--臺灣105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記者會暨借閱楷模表揚典禮」

一開場 ,是我母校永樂國小的兩段跟詩和閱讀有關的表演。
永樂國小的表演
接下來,是國家圖書館曾淑賢館長以全國公共圖書館的借閱情況為基礎的「105年國人閱讀習慣的調查結果」、教育部陳雪玉主任秘書的致詞。

然後... 就是這次引起廣泛迴響的「借閱楷模」頒獎、表揚。
借閱量大就是楷模?
典禮當天下午和隔天,新聞媒體陸續有刊登這個典禮的消息。意外地,激起許多負面迴響:

  1. 看來教育部不懂讀書,也不懂圖書館經營
  2. 每年從圖書館借7294本書,是「閱讀楷模」嗎?沒救了,政府連讀書都「重量不重質」 
  3. 借書等於閱讀?「借閱楷模」表揚數據引議....
之所以說意外,是因為公共圖書館的事,向來社會大眾是不太理的,想不到這次的迴響不少,不論是正面或負面迴響,畢竟都引發大家對公共圖書館的關注。

當天在現場的我,其實和幾位朋友也在滴咕著,一年借六七千本書,怎麼看呀?不過按照艾德勒、范多倫寫的《如何閱讀一本書》來說,閱讀本來就分基礎閱讀、檢視閱讀、分析閱讀ˇ、主題閱讀的,哈。

當然,我同意不宜以借書量來論借閱楷模,但是當天聽了幾位so-called閱讀楷模的分享(包含這次引發最多迴響的雙北林小姐),我覺得他們都講得有模有樣的。我還幫大家找到了104年相同典禮的活動手冊(今年的應該還沒出版),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從後面看看閱讀楷模的心得分享。看完之後大家應該會有感覺,這些人(至少大多數的這些人)的確是愛看書,不會為了來接受表揚而衝量。(哈,不過我也不敢保證就是了)

再次強調喔(我相信有迴響的人也不是衝著這些被表揚的民眾),我也覺得不宜以借書量來論借閱楷模。

再回來談公共圖書館經營。我常常說圖書館有4S  -- S(helf)(藏書)、S(taff)(館員)、S(ervice)(服務)、S(pace)(空間)(你要多少S都可以生出來給你,哈,例如第五個S是S(trategy)(策略)),這幾年來教育部投入了經費做空間改善(雖然我很討厭說 "像誠品一樣的公共圖書館")、館藏充實和閱讀活動推廣(現在抱怨在公共圖書館都是舊書的人應該不多了吧),服務也越來越多元、越來越改善。但憑良心講,館員數還是不夠,可是在現在這個公務員都被罵成米蟲的時代,教育部和地方政府能多編配館員給公共圖書館嗎

在幾篇負面迴響中的第一篇提到,

其實借書背後都有行政成本:借還書程序、人工上架,如果在台北市,還有跨館調閱的服務。這些借閱者其實耗用了大量的公共資源。而她們又產生了什麼對自己、對公眾的效益呢?成為發明家了嗎?成為作者、思想家、創作家了嗎?似乎也看不出來。

這段話我只同意前面一半,的確這個借書背後都有行政成本 (至於為何看書借書的人就要變成作者、思想家、創作家這我就不同意了),再加上公共圖書館面對的民眾十分多元,其實館員們的壓力都很大!很想向政府請命:多重視圖書館,不僅要給空間、藏書、延長開放時間,還要有相對的人力呀

再回來,空間的改善是公共圖書館經營的一環,畢竟沒有好的空間也就沒辦法吸引讀者入館。可是,我們也看到有的都市蓋新總館打的旗號之一是可以增進觀光,真令我搖頭不止。就連最近國家圖書館蓋南部分館,我覺得都得讓國家圖書館一再地在各個場合強調國家圖書館的任務和使命,但是臺南市政府還是希望能把它經營地像公共圖書館。各位大德,借閱楷模只是小事,要讓國家圖書館像個國家圖書館,這才是大事呀

其實,「閱讀習慣調查結果記者會暨借閱楷模表揚」只是教育部幾項和公共圖書館有關的活動(或作為)之一,很好,利用反面行銷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除此之外,102、104年各舉行了一次全國公共圖書館評鑑,透過多元指標希望能夠拔尖扶弱,儘管只要是評鑑就會有正反兩極看法(就跟大學評鑑一樣),但是透過指標,可以讓公共圖書館自我檢視需改善的地方。這個評鑑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再辦,因為辦評鑑就會有哪個縣市強、哪個縣市弱的結果產生,You Know...,即使不再辦,我都希望各縣市圖書館自己可以拿著這些指標逐年檢視,逐年提升。但是關於全國公共圖書館評鑑這回事,可就沒多少迴響了,Why?

請大家不要認為我是在幫教育部擦脂抹粉,我其實是在幫公共圖書館講話,閱讀楷模這件事做得不好,嘻,但反而吸睛了。就單一事件來說,這的確是個負面行銷,但稍微全面一點來看,這幾年教育部和地方政府還是在公共圖書館上做了不少事。大家罵歸罵,但更重要的是幫助公共圖書館提升、幫全民的閱讀素養提升,讓公共圖書館成為民眾家與工作地之外的第三場域(third place)。我想,評量公共圖書館在民眾生活中的影響是下一步可以凸顯公共圖書館價值的方向

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重塑(公共)圖書館新形象的關鍵


  1. 無靈丹妙藥,要符合地方需求
  2. 有活力的館員、樂於語讀者溝通、謀求結盟夥伴,還要有錢
  3. 透過研究與密切接觸,瞭解讀者與非讀者的需求
  4. 與教育、學習、休閒、健康、電子化政府等異業結盟,組成跨域服務團隊
  5. 座落於方便的地點,開放時間與讀者需求相符
  6. 成功的圖書館應透過外觀與感覺(Look and Feel)、形象、外展計畫(outreach)等方式將其使命傳達給讀者。需要塑造成為開放、友善的處所。這也是為圖書館要設何咖啡廳、洗手間、親子與青少年專區的原因
  7. 站在過去圖書館巨人的肩膀,開創未來圖書館巨人的服務
  8. 圖書館並非獨立存在的個體。圖書館愈能顯示其與終身學習、社會凝聚力...等社會目標知關聯,則愈能獲得支持
  9. 弭平(數位)資訊落差


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圖書法定送存之必要

有關2016/06/06自由時報刊載「公部門勿吃出版業豆腐 立委籲修《圖書館法》一文」國家圖書館回應如下: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版法定送存法例指引(Guidelines for Legal Deposit Legislation, 2000)中對法定送存定義為:法律規定團體和個人將所發表的出版物呈繳至國家圖書館或其他指定的處所所以世界許多國家為完整收集及典藏國家文獻,並將這些人類共同文化、記憶、歷史等資料提供當代人研究,也留存及傳承給後代子孫成為重要的文化產,都定有送存法規。所以送存意義是將國家出版文化資產送到國家典藏庫,提供現在及後代子孫使用。以我國為例,法律指定由國家圖書館典藏,並非新聞所指「公部門吃出版業豆腐」。環顧世界各國法定送存制度及法規(參見附表)許多國家也指定該國的國家圖書館為送存機構,藉由國家圖書館徵集國內出版品、典藏國家圖書文獻、編製國家書目等重要職責,以達成國家文獻保存及全國書目控制的任務。

另從各國送存立法例中,發現不少國家的出版圖書除送國家圖書館外,尚需送存國家指定的其他圖書館送存份數亦遠高過國內《圖書館法》的規定,例舉如下:
  1. 英國法定送存機關除大英圖書館外,另有5指定寄存圖書館,出版品需送存大英圖書館1份,各指定圖書館可以要求出版人送存1份。
  2. 波蘭法定送存機構除波蘭國家圖書館外,另有其他13指定送存圖書館,凡出版100份以上者每個送存圖書館均送存2份,100份以下者每個送存圖書館均送存1份。
  3. 德國法定送存機關為德國國家圖書館,實體出版品除出版少於25份者外,均送存2份;另依各邦聯法律規定亦需送存邦立圖書館。
  4. 義大利法定送存圖書館為佛羅倫斯圖書館及羅馬圖書館二個國家圖書館,出版人需各送存1份外,另亦需送存1所大學圖書館及所公共圖書館典藏
  5. 澳洲法定送存機構包括澳洲國家圖書館及各州立圖書館,出版圖書除1份送存國家圖書館,並依著作權法送存1份至當地州立圖書館。
綜上得知許多國家為確保國家文化妥適留存,有關法定送存份數之要求遠較我國多,制度設計更為週延。 

倘若修訂《圖書館法》有關法定送存規定,國內出版人不須依法送存出版品,其對國家文化長久發展影響甚為深遠:
1.     無法完整保存及傳國家文化目前有法規定,出版人送存經國家圖書館的努力催徵仍無法百分百送存,截至目前102年送存率90.77%10390.25%10480.87%未來無法約束時,出版人更不會主動送存。
2.     無法提供民眾查詢完整國家文化出版資訊,此對國家文化發揚及學術研究的發展影響甚大
3.     政府將付出更多人力及經費成本來徵集國家文化資產及歷史記憶而政府經費預算來自全國納稅人修改此法後,相當等於將負擔加重於全民。

另就影響出版業經營的因素來看,法定送存並不是影響的原因,真正影響出版業經營係近年來網路科技日新月益,資訊管道多元化,以及民眾閱讀方式改變等因素,國家圖書館近幾年來也不斷利用各種活動及辦法鼓勵全民閱讀在整個國際出版業大環境下,臺灣出版業的發展相較其他國家仍屬蓬勃,國際出版商協會(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Association)調查結果顯示,2013英國共出版18.4萬種新書,每百萬人可享有2875種新書,位居全球之冠;臺灣及斯洛維尼亞以每百萬人可享有1831種並列亞軍(參見下圖顯示我國出版業仍較其他國家來的有為,有市場才能持續不斷出版新書文化部若真正想提振臺灣出版業,建議應針對主因提出良方,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公共圖書館辦插花、烹飪、書法活動是免費才藝班?

好久以前,我可能和許多圖資老師的想法一樣,公共圖書館辦活動一定要跟閱讀結合。

就如同,我也和許多鄉鎮圖書館說過... ㄟ... 你們要跟地方文史結合喔。

後來發現:因地制宜,符合居民的需求最重要

如果...地方上已經有地方文獻館之類的(如新店),那鄉鎮圖書館幹嘛硬要再做地方文史呢?

可能有很多地方,鄉鎮圖書館是社區或鄉鎮中唯一對公眾開放、平等對待所有人的社會機構,那這鄉鎮圖書館理應扮演起社區中心的角色,讓民眾在圖書館中互動,建立社會關係、促進彼此信賴(用學術名詞講叫做「建立社會資本」)。

如果社區或鄉鎮的人口結構上要推動閱讀是比較不容易的(例如銀髮族、原住民、新住民較多),那硬要活動和閱讀結合又有甚麼意義呢?民眾不買單呀!

辦插花、烹飪、書法活動雖然和閱讀關係真的不大,但想想,來參加活動的民眾上上課、聊聊天、講講陳家長李家短,這不也是促進社區和諧、互動嗎?

至少,民眾願意走進圖書館,久而久之,也許他(她)真的會拿起一本書來看。

過猶不及...!

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萬能的圖書館員



來自某匿名圖書館員的真心告白:對許多人而言,我可能是他們一整天內唯一的交談對象。

「當館員真好,每天都可以閱讀好多書」,這是世人對館員這行業的誤解。

這位匿名圖書館員可是「多才多藝」(被逼的),在他十多年的館員生涯中,開過圖書館巴士(也許是行動書車)、教授IT課程、經營讀書會和作者見面會,甚至,清過遊民的嘔吐物。

他記錄了當前圖書館扮演的角色:
1) 在經濟蕭條時期,協助民眾上網求職、填寫履歷表... 呃,雖然你我可能都有電腦可用,但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甚至,有民眾可能視電腦為外星人?啥,電腦有老鼠... (You know what I mean a mouse)
2) 經營說故事時間,一星期一次不夠,現在要一星期五次,在館員人數減少的情況下。說故事時間對小朋友當然很棒,那也是讓爸爸媽媽可以走出家庭的牢籠,和其他人社交、互動的機會。
3) 在學校放假時,會發現有許多青少年聚集在圖書館,用Wifi或電腦。到圖書館的小孩不會變壞,在此可以得到明證。當然,在這裡認識的新朋友也不會壞到哪裡去。

很多人說,現在有Google,有Amazon或網路書店,要圖書館幹嘛?但圖書館不只是有書而已,現在很流行的電子資源就不用說了,各式各樣的課程(藝術、編織、健康養生...),更不用說圖書館提供了一個讓民眾聚會、社交的場所... 讓民眾遠離社交孤立的危險!

有哪一個行業的人可以同時在一天內扮演老師、社工人員、小朋友的大玩偶...,大概也只有圖書館員了。這可能是一種悲哀,也可能是一種幸運。

原文:For many library visitors, I'm the only person they've talked to all day

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說文解字 -- 讀者

圖書館該如何稱呼他的用戶(使用者)呢?有一些英文用戶(使用者)的用字,看似大同小異,但細看可是有差異的,這些字包含 clients, patrons, students, readers, visitors, guests, (community) members。

館員比較常用 patrons或 users,因為似乎比較無涉(利益、物品)交換,但是若從英英字典來看,這兩個字都有其負面的隱含意義:

  1. patron: (1) a person who gives money and support to an artist, organization, etc.; (2) one that uses wealth or influence to help an individual, an institution, or a cause.:看來是有一種非平等狀態的味道(有能力的人幫助沒能力的人)。
  2. user: (1) a person or thing that uses something; (2) a person who frequently uses illegal drugs:第一個定義太廣泛;第二個定義則和非法藥品使用有關
專門圖書館和學科專家比較喜歡用 client:a person who pays a professional person or organization for services,看到了嗎,Professional耶!不過呀,a customer in a shop or hotel也是client... 嘻嘻。但這第二個解釋也可以看成,你還是可以把你的client當成customer一般地來款待。

至於Customer(顧客),字典裡的定義是someone who buys goods or services from a business,從這定義裡就可發現為啥館員不太愛用這個字,因為牽涉到買與賣,但圖書館應該是非營利組織。

說是這麼說,Customer卻也隱含另一個內涵,因為Customer有權利提出要求(當然,顧客不一定是對的,雖然到處告狀、爆料的奧客不少),Customer期待高品質的設施、資源、服務。所以當圖書館用Customer這個字時,其實代表著圖書館是以用戶(使用者)為中心的(user-centered)。顧客不一定是對的,但顧客有權利表示他的意見並了解圖書館的服務政策和侷限

資料來源:名詞定義來自Merriam-Webster線上字典